北京:22:56:05 伦敦:14:56:05 纽约:10:56:05 东京:22:56:31
快捷导航
对话比尔盖茨:最害怕两件事 一件天灾一件人祸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-07-02

  他显得略微有些怠倦,后脑也有些光头了。不讲话的时候,他坐在椅子上,左转一下,右转一下;回覆问题的时候,则会专注地看着你,眼睛里明灭着灵动的光线。

  美国本地时间2018年6月7日午间,63岁的微软公司创始人、比尔及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(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)主席比尔·盖茨(BillGates),在美国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总部,接管了包罗经济察看报在内的数位中国媒 体从业者的拜候。

  作为微软公司的创始人,比尔·盖茨已经持续十几年,连任世界首富的宝座,这使得他广为世人所知。不外,近年来他似乎更为人称道的成绩是,他与老婆梅琳达·盖茨,在2000年成立的当前全世界最大的慈善基金会——盖茨基金会。

  这个基金会的出资报酬盖茨佳耦,后来股神沃伦·巴菲特(War-renBuffett)也在此中捐出了巨额的资金。目前,盖茨基金会办理的资金跨越400亿美元,每年向全世界,特别是贫苦掉队国度和地域,捐赠出大约45亿美元,用于医疗健康、消弭极端贫苦等项目标成长,以努力于消弭人类世界的不服等。

  盖茨基金会在2007年,于中国北京设立了代表处,亦参与到中国消弭极端贫苦,改善公众健康等方面的工作,以及协助中国抗疟疾药品出产、疫苗出产等企业,进入到国际市场。

  在访谈前的致辞中,盖茨说,我们很是看好中国在(抗击非洲具有的艾滋病、疟疾和极端贫苦)这方面的潜力,但愿中国成为我们强大的合作伙伴。中国在科技前进和削减贫苦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。盖茨基金会也在协助中国消弭极端贫苦,这是一个主要的行动,我们把在中国粹到的经验使用到其他国度,可能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,但可以或许参与此中曾经令我们充满等候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,比尔·盖茨就是以泰拉能源董事长的身份,被选为中国工程院的外籍院士。

  盖茨提到的汉克·保尔森,即亨利·保尔森(HenryHankMerrittPaulson),曾任美国财务部长,现担任保尔森基金会主席等职;雷·达里奥(RayDalio),则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——桥水基金(Bridgewater)的创始人;亨利·基辛格(HenryAlfredKissinger),曾任美国国务卿,更是为中国人所熟悉。

  成功研发艾滋病疫苗

  最早还需8年

  医疗健康范畴,特别是疫苗范畴,是盖茨基金会最为关心,投入资金最多的慈善项目之一。可是有没有基金会持久持续投资,却一无所得的项目?在这种环境下,盖茨会若何做?

  盖茨起首就以艾滋病防治举例,目前我们还没有成功研发出艾滋病的疫苗,但有良多不错的晚期研发进展。我认为最早能在8年后研发出疫苗,但也可能是15年后。你能够说我们在这方面还没有成功,全球在艾滋病防控上的进展速度有些慢,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历,可是我们仍要继续勤奋下去。

  还有一个让人有些失望的是,我们曾试图让艾滋病的易动人群每天口服一片药,从而防止传染艾滋病毒传染。这就是艾滋病表露前防止。我们做了测试表白这种法子是无效的,但最终发觉说服人们每天服药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工作。此刻,我们筹算研发出每个月或每三个月打针一次的针剂,庇护人们免受艾滋病要挟。我们认为如许的话人们会按时接管打针。在这方面我们碰到了较大的坚苦。

  在疟疾范畴,盖茨谈到,虽然目前曾经有了第一代疫苗,但这个疫苗对儿童起到的庇护时间很短,无效庇护期只要6个月,因而使用范畴无限,不适合做大范畴推广,需要研发第二代疟疾疫苗。

  葛兰素史克承担疟疾疫苗项目标大部门研发工作,而研发费用的大头,则由盖茨基金会供给。

  盖茨也谈到,去世界良多掉队国度和地域里,现有的根基卫生保健系统无法无效地为儿童接种疫苗。我在尼日利亚呆了很长时间。尼日利亚北部地域的疫苗笼盖率只要20%。而在经济情况远远不如尼日利亚的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,笼盖率却达到了85-90%。成立无效的疫苗交付系统难度很大。

  在他看来,进展迟缓的范畴还包罗研发单产及维生素含量更高的作物种子——新种子的研发速度很是很是慢。

  不外,自始自终,这位果断的乐观派暗示,虽然我们碰到了一些波折,但也取得了良多进展,好比成立了抗击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(GlobalFund)以及全球疫苗免疫联盟(GAVI)等机构,儿童灭亡率大幅下降等,此中一些进展远超我们当初的预期。全体而言,我们的全球健康事业进展得很是成功,并将为此不断勤奋下去。即便蒙受波折,我们也不会轻言放弃。

  人工智能至多现阶段可为人类所用、所控

  那么能否还有令这位果断的乐观派感应相对灰心的工作?将来的世界里,人类还会晤对哪些庞大的危机与挑战?

  对此,盖茨回覆说,有两类景象会让人感受灰心。一种是在我们没有预备的环境下突发不良事务。例如全球俄然发生大规模流感疾病,这种环境无法应对。我在过去的演讲和文章里已经提起过这个可能,即由某种未知病原体激发大规模流行症。

  第二类,就是的要挟。他谈到,若是核兵器落入可骇组织手中,后果将十分恐怖。若是可骇组织制造出天花等生物兵器,并改变天花病毒的特征,就能将致死率由30%提高到90%。倒霉的是,这种手艺并非秘密。生物手艺既能协助我们研发新药物,也同样可以或许被犯警分子所操纵。

  至于其他的令人惊骇的事务,例如小行星撞地球、黄石公园火 山喷发等等,除了大规模流行症和外,这些事务的概率极低。人们害怕发生和平,对人类出产力扑灭最大的也是和平,汗青上已经发生过世界大战,但我们是幸运的一代,目前没有履历过大规模和平,但将来老是难以意料,任何人都不克不及包管——核兵器令人感应害怕,虽然从二战以来这些扑灭性兵器还未被利用过,但它们不断都具有,并且还有络绎不绝的新兵器被发现出来,以至呈现了人工智能型兵器。我刚读完一本叫《无人戎行》(ArmyofNone)的书,写得很是好,里面就谈到了相关主动化兵器的对策该当是什么。

  作为数十年来全球科技界,特别是IT世界里当之无愧的魁首,盖茨对于人工智能的问题,做出了本人进一步的判断,高级人工智能不会很快成为现实;至多在此刻,人工智能可认为我们所用。

  盖茨认为,人类在面临将来的灾难时,仍是必需有所预备。这种预备也包罗世界列国当局之间的协作。

  他以天气变化为例,天气变化的后果有延迟效应,形成问题的是那些敷裕阶级,但他们有能力采办空调或者向北迁徙,或者用此外方式种植作物。然而,位于赤道上的非洲国度的国民却要承受最大的丧失,虽然它们对天气变化的贡献只要2%。世界列国曾经起头配合会商若何处理这一棘手问题。在我看来,独一的出路在于加快科技立异。仅凭现有的东西,达到零温室气体排放的成本过高,需要让良多人放弃空和谐制冷等现代糊口体例。因而除非我们不竭立异,不然就要进行艰难的选择,这也是我积极鞭策立异的缘由。

  此外,从短期来看,当当代界面对着商业争端等问题,也导致人们担忧全球协作可否实现。虽然具有诸多挑战,但和汗青上任何时代比拟,可以或许出生在今天这个时代都是一件幸运的工作。并且我相信世界将很可能朝着越来越好的标的目的成长,中国就是一个很是好例子。试想一下,你是情愿出生在1960年,仍是2018年的中国?美国也不破例,好比女性、同性恋者今天的处境要比过去好得多,还有包罗数字化东西在内的各类东西,都付与我们庞大的能力。虽然我们对此曾经习认为常,但这都是十分伟大的前进。年轻人不只在利用这些东西,还在想方设法拓展用处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即便具有这些挑战,只需我们通过数字化东西进行合作、分享和协作,就无望实现立异。

  这位全球最富有的人,也是全球最大的慈善家,如斯竣事本人的回覆。